韩国化妆品
当前位置:尚诚韩品(中国)官网 >> 资讯 >> 媒体报道 >> 浏览文章
资讯

撤线下留线上 Jill Stuart调整在华布局

标签:线上,调整,整在,在华,布局 更新时间:2019年06月12日 查看

Tom Ford、M.A.C、NARS、纪梵希、迪奥等国外彩妆品牌在我国加紧布局的时候,也有彩妆品牌选择逆势“离场”。近日,有新闻人士称,美妆品牌Jill Stuart将于8月31日撤掉在北京的专柜,将来将可能仅在线上贩卖。Jill Stuart是日本高丝旗下的彩妆品牌,走甜蜜可爱的少女路线,重要面向20岁左右或更年轻的女性消耗者。业内观点认为,和日本女性很早就开始化妆不同,我国女性化妆的意识起步较晚,彩妆的主力消耗人群为25-40岁的女性,加上千禧一代更风俗于通过线上渠道购买彩妆产品,Jill Stuart退出线下零售市场转攻线上不失为明智之举。

品牌撤柜

近日有媒体报道,高丝旗下的美妆品牌Jill Stuart将于8月31日撤掉位于北京SKP的专柜。目前,该品牌已经致电VIP客户前往商场兑换积分。据称,此次撤柜是Jill Stuart周全营业调整的第1步。Jill Stuart目前故意退出我国线下零售市场,但品牌会周全转战天猫国际,走全电商路线。而之所以撤柜,该媒体称是目前我国专柜产品比日本和其他国家普遍要晚一年,不利于消耗者体验。

就撤柜新闻是否属实及撤柜缘故原由,北京商报记者致电Jill Stuart中 国运营方高丝化妆品贩卖(中 国)有限公司采访,但截至发稿时,未得到对方回复。记者细致到,Jill Stuart在官网会员俱乐部频道下发布了一则通知布告,其中提到“Jill Stuart因品牌营业调整即将撤柜,详细撤柜时间将以短信情势另行关照”,并提示会员在收到兑礼短信后,在撤柜前进行积分兑礼。

据了解,Jill Stuart是美国时装设计师Jill Stuart创立的同名品牌,诞生于1993年。2015年,Jill Stuart在日本推出彩妆系列Jill Stuart Beauty,由日本三大化妆品集团之一的高丝集团负责生产。2016年,该品牌进入我国。

公开资料表现,其官网表现,经过近三年的发展,品牌在我国仅设有三个线下专柜,其中两个分别位于北京SKP和北京汉光百货,另外一个在武汉武商广场。此外,Jill Stuart也进驻了天猫商城,在微博和微信都设有官方账号。

和其他进入我国的日本彩妆不同,Jill Stuart更偏年轻化,风格更趋少女系,品牌形象主打粉嫩公主风,产品包括唇膏、腮红、蜜粉、香氛、指甲油以及洗护产品,消耗客群以20岁左右或更年轻的女性消耗者为主,且价位相对偏低,品牌的畅销品——与施华洛世奇合作的“镇店腮红”售价310元,魔镜口红售价190元,雪纺持妆蜜粉320元。

宣传力度不足

作为高丝家族中的一员,Jill Stuart在我国好像没能很好地打开着名度。品牌在微博上的粉丝只有11万。小红书上有1.1万条关于品牌的笔记,产品评价重要有“颜值高、搭配性强”等。高丝旗下目前有19个品牌,包括雪肌精、INFINITY、艾文莉、黛珂等。其中,彩妆品牌重要有ESPRIQUE(绮丝碧)、黛珂和Jill Stuart。从Jill Stuart的门店布局看,该品牌目前的重要市场在日本本土,此外,在我国台湾和我国香港也设有专柜。

从高丝集团公开的财务数据中不难看出网站优化公司,旗下高端品牌如雪肌精、黛珂是集团业绩的重要来源。据《日本经济消息》报道,2018年4-12月,高丝集团业务收入增加10%,达到2460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153亿元),业务利润达460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28.63亿元),同比上涨20%,为历史新高。报道指出,在日本和我国市场,集团高端化妆品贩卖强劲。集团高端化品牌黛珂于2018年入驻天猫,10天内便吸引60万消耗者关注,业绩突破1000万元,推高了集团团体贩卖额。Jill Stuart的贩卖数据未被提及,显然,该品牌对集团的利润贡献远远不及黛珂、雪肌精。高丝天然会将更多的品牌营销资源向主力品牌倾斜,Jill Stuart在我国的发展就显得较为难堪。

转战线上渠道

在业内人士看来,Jill Stuart选择撤出我国实体零售渠道是较为明智的做法,由于像SKP、汉光百货这类处于黄金地段的百货,租金必然不会低,开设专柜要支出较高成本。但从Jill Stuart的品牌定位来看,它的目标消耗人群是20岁上下的女性,这部分人既不是我国彩妆市场的主力消耗人群,消耗能力也相对有限。

智研咨询发布的《2019-2025年中 国美妆行业市场行情动态及投资战略咨询报告》(以下简称“报告”)表现,我国25-40岁的女性是美妆消耗主力。25-30/30-40岁的消耗者美妆年消耗超过2000元的比例分别为72.2%和66.7%,显明高于其他年龄段人群,是比较成熟的消耗群体。25岁以下的年轻人美妆年消耗超过2000元的仅有41.7%,该群体包含较多尚无收入的门生,限定了消耗能力。25岁以下的受访者近一半年收入在5万元以下,而40-50岁收入低于5万元的仅有一成。

化妆品行业专家冯建军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透露表现,消耗升级促使我国女性化妆意识醒觉,但我国彩妆市场的崛起也只是近一两年的事。在消耗风俗上,我国年轻女性更风俗于底妆类产品的消耗,因为化妆技能和使用风俗不成熟,除了口红唇膏,色彩类产品贩卖贡献占比不高。

化妆是日本女性的必备技能,她们从中学时代起就开始学习化妆品牌策划公司, 对Jill Stuart这类走少女路线的彩妆品牌需求茂盛。在日本的药妆店,随处可晤面向少女的化妆产品。但在我国,彩妆市场尚未如此细分北京人事考试中心,Jill Stuart必要更精 准地瞄准目标人群进行营销。

报告表现,电商已经超越传统百货专柜成为常用的购买渠道之一,消耗者常购买的渠道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国内电商、代购和百货专柜,其中30岁以下的人群国内电商和代购的偏好更强。从这一点来看,主攻线上,通过天猫国际做跨境运营,对Jill Stuart也未尝不是一种聪明的选择。

来源:北京商报

相关文章